高考去了(请看lof简介)

身边猛地多出一圈人玩老福特
决定用心编辑一下

还有不到三百天高考
虽然欠着文但还是要消失一年

文笔沙雕的理科生
依然要考985211
草别逼我了

qq是1825560758
全是日常可以来勾搭唠唠嗑

精神正常,不是抑郁
偶尔负能量爆棚

现在即使红海行动凉了一些
却仍然热爱着一一
杨锐,到!徐宏,到!
顾顺,到!李懂,到!
陆琛,到!庄羽,到!
佟莉,到! 张天德,到!
罗星,到!
磕经典的正副狙击后勤机枪cp

喜欢红海的所有演员,偏爱景瑜

庄羽是初心♡

经过时间的沉淀
爱后勤组爱的最深沉
妈的,太太们写文超好

自戏的皮也是通讯兵
现已加入一个神秘的蛟一磨皮组织

同时也在磕:
汉尼拔
我的妈呀太好吃了
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
太好吃了救命救命
老汉威宇直
麦子叔休休
他俩太美好了
被阿叔撩晕
底特律成人DBH
是马库斯的耶利哥黑皮儿小姐姐
守望先锋ow
R76双飞源藏麦
刺客信条AC
二太爷挨揍狂战士海参鳕鱼咸鱼法棍油炸姐弟八椰壳
漫威DC和平吃瓜
小虫贱贱是初恋
蝙蝠一家得人心
以及各种国产

好了,溜了。

谢谢每个能关注我的人(⑉°з°)-♡

紫铠【不断地用四个字描述紫云的高中生活】上

 @mua! 小天使点的文,最近混红海混得有点飘对不住各位。

可能写成了紫铠紫求不嫌弃还没写完……会更完的请放心,感觉自己写的很无聊……

其他cp是星飘,后面会有双钢




(0)

周末,即将代表钢之城高中参加演讲比赛的青飘飘泡在图书馆里忙着找资料,

《演讲心理素质提升》,青飘飘犹豫了一下正在考虑要不要拿下来的时候,书却向后倒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在露出来的空隙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像没有被微风拂过没有一丝水纹的湖泊,安静的让人窒息。

“喂!”青飘飘下意识地喊道,她突然想要那本书了。

她急忙转身打算跑进对面那条走廊,却与刚转身进来的人装了个满怀。

少年有一头与他看似安静的外表不相符的红发,嘴角挂着有点紧张的上扬弧度,他的声音听起来糯糯的,再加上比她矮一点点,骨架好像没有发育开,配着一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比青飘飘小了好几岁。

“你需要这本书吗?”

一阵清淡的味道浸染着青飘飘。

是茶味,还没回过神来的青飘飘想,茶树养出来的孩子真好看啊。

 

被高温蒸腾变了音的蝉鸣声,图书馆偶尔响起的木浆纸摩擦哗啦哗啦的声音,还有两阵跳着跳着都漏了一拍的心跳声。

 

这就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包括紫云金甲和铠甲神的故事。

 

(1)

“师哥!”

自家的青梅自从上次参加辩论赛在决赛中和山茶高中的人打了个平手后,回来就越发好学,自己自学的程度早已远超教师教学速度。

“怎么了?”

紫云金甲一脸欣慰的看着来找自己的小师妹,大概是来问题吧,他单纯的想。

“我要逃课,要翻墙出去,你得帮我一下。”

 


????

紫云金甲此刻,一脸懵逼。


(2)

“你去哪?”“去山茶高中找人。”

“……下节课很重……”“我自学完了。”

“配套同步练习册也……”“早就做完了。”

“我不想落课……”“我帮你补。”

紫云咬着牙看着占据局势上风的小师妹,保持着竹叶青不在我就是你爹的男性严肃,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你穿着裙子不准翻墙!”

欢快的跑出紫云金甲的教室的青飘飘心花怒放,赶紧去找铜角王借男校服的裤子。

 

“喂,铜角王,飘飘等回来找你借裤子你一定……”

“喂,呦,大小姐,什么?来借校裤?正好师哥还打电话提醒我呢,你等我去给你拿,喂喂,师哥你还在吗?我回趟宿舍拿校裤先挂了。”

“嘟嘟……”

 

我是叫你一定不要借给她!!!

 

 (3)

总有一种把白菜送出去让人拱的即视感,紫云金甲用手指转了几圈跟青飘飘一起挑染过的几根绿毛无奈的叹了口气。


紫云金甲感觉,大脑很疼。

 

(4)

然后青飘飘就把他带到了校门口的不远处,

“你要从这边翻出去?”他看着校门口警务处新来的号称老战神的赤炎爷爷正襟危坐地喝茶看报纸,“让这老爷子抓起来还不如直接让你爹把你开回家。”

青飘飘敲了敲他的脑袋,指着长满栏杆的厚重的蔷薇丛。

“不……”“没事不扎人的,我之前晚上试了好几次呢!”

算了,不要注意这些细节了,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紫云金甲钻进蔷薇丛里倚着墙蹲下朝青飘飘拍拍肩膀。

来吧,师妹,让师哥坚实有力的臂膀为你撑起一片天。

飘某人一脸黑线地把他拽起来:“师哥,我自己就翻出去了,不用踩着你的,我就是叫你来帮我留意一下周围有没有人而已。”

 

看着从万花千荆中如同得到自由的百灵鸟一样纵身一跃轻巧的翻过栏杆的青飘飘,在不远处给她把风的紫云金甲心里一种“拨出去的师妹嫁出去的水(好像有什么不对)”老父亲的悲壮感油然而生。

 

(5)

“在这干什么?”

紫云金甲突然被人从身后用力一扯有些重心不稳,没控制好距离往后退了两步直接撞进身后人的怀里。

 

“呦,大名鼎鼎的紫云金甲?”

“你是那个……铠甲神?”

 

说出对方名字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他妈竟然真的是铠甲神?!那个常年冷着一张脸的三号标准生并且有着当年曾是校霸传闻的铠甲神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棕瞳蓝发还留了个拇指大小的小辫子,

只是从没见过这么寒的深棕色。

 

见眼前的人没反应,铠甲神先开了口并且一张违纪单毫不客气的糊在了紫云的额头上。

“旷课外加挑染,1000字检讨。”

跟着青飘飘久了自己难免沾染了些孩子气,紫云撕下额头上带胶的违纪单上前一步伸手撸下了铠甲神的头绳。

“蓄发,罚你把紫云金甲的检讨消掉。”

“你……”算了懒得跟你一般见识,铠甲神继续维持着自己的低气压场紫云见他一幅“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方便打死你”的阴沉脸来了兴趣拽着他的衣袖往教学楼走。

“当你默认了,别查了,你该抓的人早就跑了。”

“……那你放手。”

意识到好像冒犯到对方的紫云收回手做了一个双手投降的动作。

 

(6)

浪了一下午的青飘飘翻回钢之城高中后就去找紫云金甲,

“师哥我跟你讲我今天……等等!”

青飘飘吃惊地抓起他的手腕,准确的说,是抓起他手腕上的发绳——

铠甲神的发绳。


“哇!师哥!这是谁的头绳啊?找嫂子竟然不告诉我!”


好巧不巧,铠甲神正好来找紫云金甲要检讨书,

紫云看到青飘飘在一嗓子后刚要迈进班里的铠甲神眼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飘飘,你听我说……

算了,铠甲神,你听我解释……


紫云金甲坚信,清者自清。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