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NO2啦!

高中住校狗,半个月一更。
混刺客,ow,漫威DC……
(´△`)
化学学的好的话可以知道一NO²是我名字的谐音。

差点就错过老色鬼的生日了!!

都快要睡了才想起来,从被窝里挣扎着起来涂了一个(困得睁不开眼……腰带画错了……)

亲爱的意大利刺客大导师,生日快乐(´ε` )♡
喜欢你刺杀的华丽的动作,喜欢你那身画的我想哭的刺客服,喜欢你跳出粉红色花车闪闪发光的样子,喜欢你特有带着意大利调调的嗓音(只要不唱歌一切都好),还有喜欢你。你的故事总会带给我很大的触动,让我陪你一起哭笑,佛罗伦萨先生,总感觉你好像真的存在呢哈哈。

与世隔绝了半个月都不知道起源已经出了!!!妈呀!!!!八爷好苏!!!脑补一万字!!突然有了写文的动力!!(゚ω゚)

勺子Heather:

Emmmm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想法(。・`ω´・)【不要搞事!!

昨天发了一个段子,效果并不好,
呃,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默默的删掉,
那……那我就不更了。
(顶锅盖逃跑……)

【如何被阿萨辛追杀】4

小段子都存在这个标题啦!

在写一些反游戏设定的小段子,不过大部分写的不是很满意......一直在修改.....先单独放出一个来,ooc会有

【谢伊从刺客叛变到圣殿并且成为了北美区的大团长,海森则是谢伊‘调戏’不起来的刚入团的高冷小学徒】

远处,圣殿海森站在树上,一脸黑线的看着欢快离开的爷孙俩,同时也在努力地保持着身体平衡。

半响过后,海森才意识到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寇马克大团长只教会他怎么爬上树,没告诉他怎么爬下去啊!那他当时学爬树的时候到底是怎么爬下去的啊?!他吐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个人出来侦查,不然丢脸就丢大了。

海森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计算了一下树高,嗯…从这跳下去应该不会摔死,吧。

他摆好姿势纵身一跃,树枝因蹬脚而断裂的声音让原本就紧张的圣殿骑士在空中变得慌乱起来,重心也飘忽不定。

惨了……海森只好抱头以背着地,闭紧双眼希望不会撞断脊骨或者是脊椎。他不断脑补着落地后的各种疼痛指数,最后却被一个结实的怀抱给打断了。

“?!”海森有些狼狈地抬起脸,“寇马克大团长?!”

大团长抱着他落地后,没有将他放下:“我记得当时好像教过你怎么下树来着…小雏鹰*。”

老天啊,谁都可以怎么偏偏是教过他爬树的大团长!丢死人了!海森在谢伊的怀里挣扎着让他放下,对方倒是把这个平常冷着脸不爱搭理人的小学徒抱得更紧了,挣扎无果,海森只好捂住红得发烫的脸,并思考着如何在不被踢出圣殿骑士团的前提下把圣殿骑士的最高领袖打一顿。

*海森的名字(Haytham)是阿拉伯语中“雏鹰”的意思,好像是...来自小说《遗弃》

(很不要脸的说道)喜欢的可以点个小红心或小蓝手哦。

【AC】假如他们是你哥哥

想要一个雅各那样的扛把子熊哥哥,没关系还好我有一个像伊薇的亲姐😂

帅鱼:

Altair的场合


“有这些时间你应该好好练习。”
“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小心,低调行事。”


“活下去。”


 


Ezio的场合


早晨
1 少年:别睡啦快起来出去玩!
2 青年:不早了,赶紧起来吧
3 中年:(舍不得叫醒你)


午餐
1 少年:这是我的!别和我抢!
2 青年:哎,给我吃不好吗?
3 中年: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点什么?


睡前
1 少年:不想睡觉!陪我玩!
2 青年:还不睡啊,女孩子晚睡对皮肤不好哦
3 中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任务


 


Connor的场合


“谁敢动你,我要他命。”


“哥哥我想养只猫!”
“好。”
“这怎么看都是老虎吧喂!”


看到他的胸你就自卑起来了。
和他呆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但是不能直呼其名。
 


 


Edward的场合


“妮子你看我帅否。”
“妮子你看我多金否。”
“妮子你看我寒鸦号威猛否。”


“妮子你别站在前面啊,应该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冲锋陷阵吧。”


“哥我的箱子打不开了怎么办!?”
“我帮你踹!”


 


Arno的场合


腰软
“做瑜伽示范吗?这个好说……”
人矮
“这,这个……我也拿不到,找个梯子吧。”
易推倒
“唉唉唉放开我!”


 
 


Jacob的场合


“谁欺负你了?哥哥组团抄他满门。”
伊薇:“你他妈,先把自己的烂摊子收拾掉!”

A楼321宿舍的小黄同志,你找到我了吗?
(托腮)

阿萨辛高中部的日常生活2

段子来源于生活

PS:肯威父子之间的“儿子”“父亲”称呼等同于高中男生之间“友好”的称呼。

 有隐HS

 

爱德华·肯威的运动细胞,就好像没有套套马杆的脱缰野马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明明干起架来惊天地泣鬼神,在其他发挥四肢的方面却弱得一逼。(除了跑步,没办法为了逃课以及打完架不被抓而特意修炼)

学校每个周五下午第四节社团活动,想要在操场上跑跑跳跳的爱德华因运动细胞不发达的原因被各种球类社团拒绝。

“唉,儿媳啊。”爱德华趴在桌子上一脸颓废,“你说还有没有其他我能接受的球类活动了?”

谢伊忽略了这个奇怪的称呼,将视线放到远方,看到距离教学楼不远处的空地,空地上那张被爱德华一个球拍给击穿,拍子还轻松地竖立着镶进去的乒乓球桌依然存在,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了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咽了咽口水,终于说道:“铅球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五下午,因长期没人荒废生草的铅球训练场上出现了一个年轻的金发身影。铅球教练查尔斯李站在训练场上表示很激动,终于不用在学校靠修电路下水道和帮校长遛狗为生了。

路过的海森看到爱德华后,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笑滚到了地上,在一旁的谢伊也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把海森拽起来。

“哈哈哈,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他开了一个玩笑,sir。”

听着两人杠铃般的笑声,在计算精准度被打断的爱德华不满的骂了回去:“两个小兔崽子,有本事等我找好角度啊!”

海森缓了口气,笑得声音仍然有些抽搐,他径直走进训练场,在离爱德华几米远的地方蹲下,指着头说:“来,我让你死了这条心。朝着砸。”

谢伊还在笑着补充:“三角函数学好没啊?sin30等于二分之一。”

爱德华十分生气!他拿起铅球,瞄准了正蹲着捂着嘴笑的不停的海森同志,球链脱手的一瞬间,爱德华就像醒酒了似的反应过来,卧槽?!我数学物理这么好!不会出人命吧!不!我儿子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难道要死在我的铅球下吗?!不——

他决定力挽狂澜,扯开嗓子大吼道:“儿子你快躲开!!”

铅球擦过海森笑得乱颤的脑袋,精准的砸中了站在海森身后不远处的教练查尔斯李。

查尔斯李的身躯和铅球一起轰然落地,然后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海森转头看着不省人事的李,一脸震惊,冲着爱德华撕心裂肺的大喊:“卧槽?!你叫我躲开是真打算杀了我啊?!?!”

操场上的人向这边围了过来,谢伊见势不好,拉起蹲在地上喊得梨花带雨的海森,大喊一声:“卧槽!戴斯蒙你这个混小子你他妈给我站住!”便开始追赶爱德华,肇事者心领神会,撒腿就跑。

三个人成功的混入人群。



当天晚上,公告栏贴出了新的公告——高一阿萨辛班,戴斯蒙·迈尔斯,用铅球攻击校长的专业遛狗人士铅球教练后逃跑,给予重大违纪一次,留校察看。



在康纳的生日这一天,99(⁄ ⁄•⁄ω⁄•⁄ ⁄)

生日快乐啊,给那个总是那么坚强的小孩子。




刺客圈真的带给我许多美好,每个人物的形象都那么鲜活,真实得好像只是被历史书一带而过,没有出现在大众视线。
对信条不离不弃,久久。

【来啊!清明节刀片合集】

清明节刀片合集

涉及的cp(请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食用)

MA  E子一家  HC父子  Ed个人  

海鲜组  油炸双子  油炸玫瑰

 

7【怎么不把我叫醒呢?】

Altair之前挺嗜睡的,凡是没有任务、阳光又充足的午后,他就会蜷缩在一堆毯子中晒着阳光睡过去。也从没感冒过,因为每次醒来身上总会盖着一件黑大衣。给他盖衣服的那个人总是会嘲讽他:“Novice,你睡得可真够死的。”Altair也不说话,只是扬了扬带着伤疤的嘴角,盯着对方在阳光下深棕色的眼眸。

可是,Altair却戒掉了这个习惯,

因为再也没有那个给他盖衣服,叫他起来的人了

 

 

6【可怕的回忆】

“是谁把我的花瓶打碎了?”Maria故作严肃的放下刀子,听到母亲的话后,Ezio和Federico立刻用叉子互相指着对方。

Ezio不服的喊了起来:“嘿!是你这个混蛋故意挑衅我在家里比试的!”

Federico也不示弱:“怪我喽?!明明是你,打不过我还硬上!”眼看着俩人马上就要在饭桌上用刀叉再一决胜负了,Maria及时的打断了他们——

“那么,两位Auditore先生,作为惩罚,清理后院落叶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

吃完早饭俩个人就无奈的拖着扫把去了后院,扫到一半的时候,Ezio转动着(屠城神器)扫把示意着Federico再来一场。于是俩人又打成一团,他们一开始还很正经的用扫把进行进攻防守,到最后干脆就变成了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大笑着跌入了扫好的落叶堆里。

闻声赶来的弟弟妹妹看着俩人滑稽的打斗笑弯了腰,买完新花瓶回来的Maria和Giovanni看到在落叶堆里的笑得不停的两个儿子,也相互依偎着笑出了声。

 

后来啊,有关Auditore家族所有的记忆,都如同褪了色、边角卷起的老相片,被抛到了血水和泪水中,纸张汲满了太多的悲伤与痛苦,让Ezio再也没有力气与勇气将它从中捞起。

 

 

5【偷看日记被抓个现行】

这本厚厚的笔记是Haytham在父亲的抽屉的最里面找到的,趁着他和母亲出去,Haytham才溜进他的书房去偷看一下。

里面写得满满的,都是Edward的字迹。唔,好像是日记啊。Haytham可不敢随意偷看父亲的隐私,他快速的翻了一下,突然有一页吸引了他的注意——上面只有一句话,还被水渍给晕开了,能面前看出一点内容。

他眯着眼用稚嫩的童声小声的读了出来:“没有黄金……”

“我们都将是英雄。”Edward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吓得Haytham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小混蛋,我要加你训练量!”他把Haytham从椅子上抱下来,被抓个现行的小伙子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赶紧跑开了。


Haytham离开后,Edward如同一尊石像,在原地站了很长的时间,最后他坐到椅子上,用手捂住了视线模糊的海蓝色的眼睛。

 

 

4【说不出的话】

Connor偶尔会去Haytham的墓前站一会,他其实一直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舌头就跟打了结似的,他有点好奇如果Haytham生前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这个长眠于地下的人让他猜不透,是会因为自己的幼稚给个白眼,还是会因为感动而露出慈祥的笑容?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父亲,我想你了。”

 

Haytham的墓碑伫立在寒风中,等待着下一个人的到来。

 

 

3【不可能的重逢】

很多年后,Shay没能找到先行者盒子,他不再年轻,头发也镀上了一层银白色,为了去见一个人他回到了北美。

没能找到那个盒子那个人会对自己有些失望吧,也有可能用他特有的幽默来友好地嘲讽一下,或者,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老天保佑,可千万不要是英式甜点,想起那次Haytham在船上亲自下厨,Shay竟忍不住笑出声来,呼出来的白气被卷入冷风中消散不见。

 

 

2【时间飞逝与童言无忌】

Evie要结婚了,在给她编头发的过程中,Jacob突然想起了小时候问过的一个很愚蠢的问题,Evie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便打趣道:“亲爱的弟弟,有什么肉麻的话要跟姐姐说吗?”他摇了摇头,始终没说出口。Evie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收起笑容轻轻地感叹道:“时光飞逝,亲爱的,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在训练当中,11岁的Jacob突然问道:“姐,你长大会结婚吗?”

Evie躲开了他的攻击回答:“应该会。”

“哈哈,很有自知之明啊——”Jacob话没说完就被Evie的一个横腿给扫倒在地。

 “突然问这个干嘛?”Evie一边问一边伸手把他拉起来。

Jacob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拉着Evie的手没有松开,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到时候我就带着一群人去劫婚,你走不走?”

“哈哈哈,走。”Evie被逗笑了,她揉了揉Jacob的头发:“当然走,我最喜欢Jacob了。”

 

现实的掌声把Jacob从回忆中拽了出来,他牵着Evie的手,带着她走向等候在礼堂另一头的亨利。

时间过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快。

“谢谢你的一路陪伴。”Evie轻声说道,“我爱你,弟弟。”

Jacob还没来得及回答,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姐姐就松开了她的手。

 

 

1【路过】

有一次出任务,Jacob路过了那个熟悉的剧场,好像有什么东西驱使着他,当自己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走进了剧院,经过火焰的洗礼这里好像时间停止与外面的世界隔开了,剧院诡异的氛围让Jacob有点浑浑噩噩的,他像个提线木偶似的随意的坐在一个被火烧过的座椅上,放远视线,出神地望着舞台——他亲手杀死Roth的地方。 

 记忆的阀门被打开,涌现出许多片段,他想起对方脸上的疤痕,盯着笼中黑鸦的眯起的眼睛,在舞台中央的失去理智的大笑,以及死前用最后的体温给他留下的炙热的一吻。

他清了清有点干涩的喉咙,手指抵在嘴唇上,闭上了眼睛,好像在等待这那个粗哑的声音把自己从噩梦中叫醒。

 

 

0【一个人的寂寞】

班里好像真的只有我一个混 刺客 OW 漫威 DC 的人。。。。。

 

 


来冒个泡

在学校上微机,对了,最近在书店里有看到《底层世界》,

好不好看啊,想买(冲着Jacob去的)求回复(星期天才能回家)

之前有听人说《末裔》,偷偷买了一本(姐姐你听我说~)还没开封

清明节回去会更七个?小段(刀)子(片),要留意哦~好了得下了~

爱你们哦~~~